U020200630331775059960.jpg
南安:丈夫照顾残疾妻子 16年相濡以沫见证真情
来源:泉州文明网 发布时间:2020-11-02 责任编辑:黎灵寿 王娇榕

  你为我添轮椅 我为你做羹汤

  “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不离不弃。”婚礼上这句誓词,不少人觉得俗套,南安市梅山镇灯光村50岁的黄从令,并没听过这句誓词,却实实在在地践行了16年。

  16年前,黄从令的妻子陈秋玲因为肿瘤压迫脊椎神经,双腿再也不能行走。当时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穷到连20元的食用油都买不起,陈秋玲心灰意冷甚至想轻生。但黄从令坚持带妻子治病。16年来,他家庭重担一肩挑,对妻子悉心照顾。现在,两口子的日子虽不富裕,却平实满足。

黄从令每天帮妻子整理卫生

  “那时候他如果抛弃我,我也理解”

  最穷的时候妻子确诊

  他坚持带着她四处求医

  很难想象一个人坐了16年轮椅后,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初见陈秋玲,毫不夸张地说,完全颠覆了记者的想象,她脸上的笑容像花一样。46岁的她,理着短发,脸色红润,开怀地笑,仿佛并没有经历过那些艰难。

  一层楼的平房是2017年装修的,被陈秋玲整理得干净利落。看到记者来,她忙推着电动轮椅招呼大家坐。“他去割草了,每天都闲不住,不是出去挣钱就是忙田里的活、忙喂鸡鸭……”陈秋玲一边泡茶一边笑着说。自从她坐上轮椅,只能在家里做做简单的家务,需要出门、出力气的活都落到丈夫黄从令肩上。

  16年前,30岁的陈秋玲双腿麻痹,之后竟无法下地走动,到医院检查,是脊椎肿瘤压迫导致。肿瘤倒是切了,但因神经被压迫太久,致使双腿失去行动能力。“那时死的心都有。”开朗的陈秋玲说起过往仍不免心酸。她回忆,那年孩子才7岁,家里穷得连20元的食用油都买不起。陈秋玲摇摇头,她甚至觉得如果当时黄从令抛弃她,她也能理解。

  “怎么可能,人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黄从令接到电话从田里回来,在门口掸了掸灰。他不太会说话,但不假思索地回了这句话,说得非常理所应当。

  “他一直觉得能把我治好,各大医院都去了,朋友介绍的小诊所、偏方都用了,从来不觉得麻烦。”陈秋玲说。后来镇里有人要来办残疾证,黄从令不愿意办,他觉得妻子能好起来。

陈秋玲在新房里特制灶台,为丈夫做饭。

  “他一直不放弃,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

  妻子褥疮感染严重

  他悉心照顾不放弃

  2017年之前,还未搬进新房时,他们住在上一辈留下的古厝里。地板没有铺,不平,无法使用轮椅。黄从令每天早上要帮妻子整理卫生。出去干活之前,他会准备好早餐,午饭和晚饭时间再赶回来做,每天家里家外奔波操持。

  六年前的一个夏天,黄从令为了多挣钱,早上出门后到傍晚才回来。一进门,陈秋玲躺在椅子上瑟瑟发抖。黄从令二话不说,卷起大棉被抱她上医院。医生检查发现,是久坐椅子,臀部溃烂发炎,炎症极其严重。当时接诊的医生对他家的情况非常了解,看到陈秋玲这种情况,劝黄从令“你已经照顾她这么多年了,现在情况很不好,你看是不是不治了?”黄从令很生气:“不治我来找你干吗!”

  “他很坚定,一定要治,说能治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他能照顾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是他的态度让我还想活下去。”陈秋玲用力地点点头。这一次,她在医院住了两个月,黄从令医院家里两头跑。这次之后,就是再忙,午间他都会回家。

在村里的帮助下,黄家养了百来只鸡鸭。

  “我的姐妹伴都很羡慕,说我老公太好了”

  新房第一件“家电”

  为妻添置电动轮椅

  “天公疼憨人。” 2017年,在梅山镇党委政府及灯光村两委的帮助下,黄从令一家住上了安居房。新盖的房子铺上了地砖,黄从令想买的第一件“家电”就是电动轮椅。全自动的电动轮椅要几千块。为此,他又开始不停地忙活了:搬运、装车、打杂,只要能挣钱,凌晨出门干活也行。“她已经坐了好多年了,得让她‘走动走动’了”。黄从令说。

  关于新房子,陈秋玲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要特制一个灶台,放低一点,我坐轮椅也能做饭,让他回来有口热汤热饭,他太不容易了。”

  现在,陈秋玲负责屋里的活,黄从令负责屋外的活。陈秋玲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天做好三餐等丈夫回家。黄从令在村里的帮助下,养了百来只鸡鸭,种了些菜,多少能卖点钱。

  “再难也熬过来了,能有今天都亏了他。我那些姐妹伴都很羡慕我,说他对我真的很好!”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有夫如此,陈秋玲很满足。

  2020年国庆节期间,灯光村举行“好夫妻”“好婆媳”“好公婆”等“十好”评选,黄从令夫妇被全村推举为“好夫妻”。“从令人很热情,农忙时邻居或者村里需要帮忙,只要他有空都会帮忙。” 村干部黄佳川说。(东南早报记者 陈玲红 王柏峰 通讯员 黄瑜鹏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