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耶:红色才女谱颂歌 言传身教好家风
来源:泉州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8-08-08 责任编辑:黎灵寿 程兴华

莫耶(前排左一)、方唯诺(前排左二)和儿子方前进(后排右一)、女儿方丽页(后排右二)

  “夕阳辉耀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春风吹遍了坦平的原野,群山结成了坚固的围屏。啊!延安,你这庄严雄伟的古城,到处传遍了抗战的歌声。啊!延安,你这庄严雄伟的古城,热血在你胸中奔腾!”

  七十多年前,这首饱满、大气、激昂、丰沛的抗日歌曲,从延安传到各个解放区,旋即传遍到全中国。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无数热血青年正是受到这首《延安颂》的感染,奔赴延安,投入抗战。

  这首歌曲的词作者名叫莫耶,她来自茶乡安溪,是上个世纪的革命家、作者。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奋斗的一生,虽然一路坎坷,却不屈不挠,追求真理,追随革命。她提笔写下对共产主义的满腔热情的同时,也将坚忍不拔、顽强刚毅的家风,写在了后代子女们的心中。

  人物名片

  莫耶(1918-1986),女,原名陈淑媛、陈爰,笔名白冰、椰子、沙岛,福建安溪人,革命作家。1918年2月6日,生于安溪县崇善里东溪乡(今金谷镇溪榜村)。1932 年,随父移居厦门,就读于慈勤女中。1934年秋,到上海任《女子月刊》社校对、编辑和主编。1937年10月, 随上海抗日救亡演剧第五队到达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转入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其间创作的《延安颂》(郑律成谱曲)成为激发抗日爱国热情的战歌。1938年冬,随贺龙同志奔赴华北前线,先后在八路军一二O师战斗剧社、《战斗报》社任教员、编剧、编辑和记者。1948年秋, 随第一野战军进军大西北。1950年,任西北军区《人民军队报》社主编、总编辑。1955年秋,转业到《甘肃日报》社任副总编辑。1979年,任甘肃省文联副主席。1986年5月7日,在兰州军区总医院逝世。

  

  以笔为枪 书写革命

  在安溪金谷镇溪榜村,坐落着一座朴素的传统闽南洋楼。洋楼的主人名叫陈淑媛,生于1918年,她还有一个名字叫“莫耶”。据莫耶的弟弟陈文炳回忆,孩童时期的姐姐,便展现出了才女的一面。那时候的莫耶,活泼可爱、聪敏好学,经常出口成章。十岁那年,她与大哥赛诗时即景吟一绝:“春日景色新,行到山中亭。亭中真清朗,风吹野花馨。”

  当时的莫耶思想解放,极富同情心,有正义感,敢于据理直言“犯上”。父亲纳妾时,她作文直言斥责、数落父亲;在厦门,她目睹社会底层黄包车夫的苦难生活,鼓浪屿“万国租界”横行霸道的日本浪人,还有外国水兵欺辱中国女学生的暴行,便以笔为武器,不断创作发表诗文,坚决地进行揭露和抨击。

  初中时期,她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她想,女人只要有志气,也能和险恶的环境斗,女人也能当兵。她把自己的感情诉诸笔端,写出一篇篇宣传妇女解放,向往光明的文章。

  1937年,怀着抗日救亡的民族大义,她将自己改名为“莫耶”,奔赴延安。“莫耶”是古代传说中的铸剑者,也是宝剑名。她担任《女子月刊》编辑,以妇女解放为己任;她跟随部队长途行军作战,口袋里总是装着笔记本,随时搜集素材,坚持天天写日记,创作出大批剧本、歌曲,产生巨大宣传鼓动作用;尤其是她所作的《延安颂》,歌声响彻延安城,传遍各抗日根据地,甚至传到国统区的革命群众和海外华侨之中,成为一曲激发抗战爱国热情的颂歌,引发无数热血革命青年奔向延安,投入抗日救国行列。

  她以高度的革命热情和卓越的工作成绩,赢得领导及同志的信任和赞扬。著名导演严寄洲评价:“莫耶不仅是个剧作家、小说家、词作家,而且还是一个编舞家……剧社舞蹈队演出的反映抗战题材的集体舞,基本上均出自莫耶之手。”

  贰

  不忘初心 宽以待人

  任何伟大的灵魂总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一颗心宽容。在莫耶的儿子方前进和女儿方丽页的回忆中,关于母亲莫耶乐于助人、扶贫济弱、心胸开阔、从不记仇的记忆,尤为深刻。

  战争年代,莫耶身为一名记者的同时,主动兼任了部队里的文化教员,认真地教授战士识字、歌唱。直到多年之后,许多当年的战士回忆起那段往事,都由衷地感激当年她的细心关怀与帮助。

  “小时候,母亲经常带我们去看望黎秀芳阿姨。不但如此,母亲还指导她写入党申请书。后来,黎秀芳阿姨在特殊时期遇到困难,被安排到兰州三爱学陆军医院工作,母亲就经常请她到家里吃饭。为方便方前进每周六接送她,莫耶专门给他的自行车后座上缝了棉垫,以便让她坐得舒服些。” 儿子方前进和女儿方丽页说,虽然是在特殊年代,但母亲却始终不忘初心,用她细腻无声的善良浸润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而这种善良,也内化成了他们后代一辈子始终坚持的信仰。

  婚后,莫耶依然不辞劳苦,坚守在岗位上。一次,一个记者在莫耶的办公室不慎手枪走火,击中了她的腹部,将她腹中的胎儿打死了。当她被抢救过来之后,听说闯祸的记者被抓起来了,立刻想到:不能因为一次意外而断送了年轻人的大好前程。与丈夫商量之后,她向上级请求:千万不要追究那位年轻记者的责任,希望让他回报社工作。领导经过反复研究,最终同意了她的请求,只给了那位记者一个行政处分,又让他回报社继续工作了。

  不论是对朋友同事,还是对那些曾经在某些特殊历史时期冤枉、误会过她的人,只要遇到了困难来找她,她都会热情地帮助他们。

  

  红色家风 经久不息

  回忆当初那段最为艰难的岁月,母亲艰苦朴素、直面困难的品质,在方前进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适逢三年困难时期,家家填不饱肚子,我们全家因营养不良得了肝炎,妈妈身体浮肿。尽管如此,妈妈每次从单位回来都会把从食堂省下的好东西带给我们吃,还带着我们采路边的玫瑰花,用它与杂粮和在一起做饼吃,真是又香又甜。”方前进回忆。还有一次,母亲在《甘肃日报》社工作期间,由于生活困难时期营养不良,工作又太忙,再加上她本身有高血压,曾经几次晕倒在工作岗位上。单位的同事好心将她送回家,但只要身体稍有好转,她就又回到岗位上去了。

  尽管当时的生活艰辛,莫耶却从不抱怨,她始终保持乐观积极的良好心态,一家人团结一致,依靠劳动来改善生活。与此同时,她也将这种艰苦朴素、热爱劳动的精神品格传递给子女。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莫耶给子女们留下一句寓意深刻的话:“我这一生,什么样的恶势力没见过?!”尽管多次遭受不白之冤,但她的革命意志永远那么坚定。熟悉她的人,曾称赞她是“一个真正的女兵”“一位坚强的战士”。她的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却从来没有抱怨过。正如她的老战友在纪念她的文章里写的:“她的一生不因前路铺满鲜花而有懈怠,不因一时霏霏雨雪而消沉。她是一个永不退缩的强者和让人敬重的革命者。”

  和母亲莫耶一样,儿子方前进和女儿方丽页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亦秉持了当年母亲言传身教的艰苦朴素、爱岗敬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用善良与爱,谱写着一首首新时代的颂歌。如今,他们均已退休,但每当听到《延安颂》优美的旋律时,总会不禁回忆起母亲的点滴,想起她曾讲过的故事,浮现她热情奔放、一生坎坷却无怨无悔的坚定形象。

  如今,莫耶的故居与对面的“安南永德苏维埃旧址”并列泉州市“安永德红色之旅”旅游景点,成为整个闽南地区独具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其无比坚定的党性、无比忠诚的信念,深深影响着当地的党员干部群众,被后人敬仰、传颂,历久弥新,传承不息。(东南早报记者 周湖健 实习生 曾健 钟静)


相关报道